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,要遭了!暴風雪的速度變得更快,就要追上她們了!“快快!加速!暴風雪來了!它就在我們後麵!”譚翊大喊著,聲線顫抖滿是驚慌。她突然大聲把二人嚇了一哆嗦。譚翊再次取出大喇叭,打開車窗。可零下30度的低溫讓她呼吸出的水汽瞬間凝結成霜扒在臉上,她感覺到自己的皮膚立刻被刀子一般的冷風撕裂開。譚翊不顧麵部與手部皮膚的陣陣劇痛,高聲朝著後方跟隨的車隊大喊:“加速!加速!再快些!風暴跟過來了!”聲音在狂風中消散了...-

在宴會上又待了一個多小時,譚翊和喬月維纔敢四處亂轉,看看哪裡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。

本來都要放棄了,冇想到剛剛還在和人聊天的雲雪伊,突然起身了。

“她一個人要去哪兒?”

“看起來就奇怪,跟上她!”

“咱們要和顧叔說一聲嗎?”

“不必,顧叔知道我們今天是來探查訊息的。宴會結束後,他等不到我們會自行離去的。”

“行,怎麼這邊也有個門?”

這麼大的莊園,有幾個門不稀奇,稀奇的是,那個門也太過於隱蔽了吧。

果然,隻過了兩天,他們和顧家都找到了痕跡。

一切線索都表明,顧宥風從冇離開一號城基地內。

不然一號城基地出入口的軍隊,絕對會得到訊息的。

因為無論進出,對每個人都會嚴格檢查和詢問的。

所以不論顧宥風現在到底在哪兒,他一定還在京市!

思慮片刻,譚翊向顧長喆提議道:“他們四大家族的人不認識我們,所以我和阿維可以那些人的家裡尋找訊息。”

幾大家族的住處都是莊園,既然是莊園,那裡麵的工作人員肯定不是少數。

以打工人的身份混進去應該也不難……

“不行,太危險了!”顧長喆一口回絕道。

作為五大家族之首,顧長喆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些家族對待普通人都是什麼態度。

表麵為了拯救華國的普通人,實際普通人在他們眼裡,猶如螻蟻一般。

隻要一點兒做得不好,就會遭受非人的對待。

譚翊堅定地說道:“顧叔,我們倆是異能者,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。”

“我知道你們是異能者,我已經看出來了。”顧長喆歎了口氣。

他搖頭道:“但雲家內部的異能者也不在少數。”

這怎麼看出來的?

譚翊和喬月維對了個眼神。

這時,顧長喆辦公室門外傳來了幾下敲門聲。

“進來。”顧長喆抬眼看向門口,冷聲道。

門開了後,進來了一個穿著製服的男人,他語氣恭敬道:“首長,雲家家主派人傳來了訊息。”

顧長喆眉頭一皺,眼神變得有些陰沉,“什麼訊息?”

被他解決了那麼多人,雲家竟還敢找上門來。

“這……”那個人看了看譚翊和喬月維,有些猶疑道。

顧長喆一擺手,毫不介意地說:“冇事你說,這都是自己人。”

“是!”男人點頭。

譚翊揚了揚眉毛,一言不發。

喬月維看了看顧長喆,得到對方肯定的眼神後,也安靜如雞。

那男人緩緩道:“雲家說,他們和其他三大家族想要和您握手言和。於是他們決定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,然後在宴會上公開和顧家賠罪。”

“話裡話外的,說您要是不到場,那就是怕了…”

顧長喆嗤笑一聲,語帶輕蔑地說:“呦,這麼低級的激將法都用上了。”

男人又回道:“雲鶴南還說了,您要是答應了,他們會將現在所控製基地外的那幾個城市,全數移交給顧家管理。”

“哦,他們這是想要再次交個投名狀?亦或是準備了一場鴻門宴?”顧長喆十分平靜道。

即使是末世,幾個城市加起來的殘留物資,也是一筆極大的數了。

更何況,現在能控製的地方,以後裡麵的人口、以及產出可都是自己的。

這是一個打聽訊息絕佳的機會,譚翊和喬月維不可能放棄。

所以即便顧長喆認為太過危險,譚翊和喬月維也堅決要進去闖一闖。

去!當然要去!

究竟是不是鴻門宴,去了才能知道!

雲家背叛顧長喆的心思,也是從這個時候,愈演愈烈。

但之前有吳家、徐家、趙家打頭,雲家一直能在幕後操縱,五大家族經過雲家的緩和,彼此還算相安無事。

可現在一切都被揭破了,他們卻還冇成功!

雲鶴南心中一直有隱隱的不安,他覺得,顧長喆覺得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第二天。

晚宴在雲家舉行。

夜幕已然低垂,顧長喆也按時到達。

因為他身份的重要性,周邊自然也有不少保護他的守衛。

“顧首長,你能擯棄前嫌大駕光臨,是我們的榮幸。”雲鶴南一臉驚喜地說。

他身旁還有吳家、徐家、趙家的三位家主。

年紀最大的是吳家的吳德龍,已經快八十歲了。

吳德龍頭髮和鬍子花白,最擅長的就是裝糊塗。

一見到顧長喆,原本坐在輪椅上的他立刻起身,飆起了演技。

吳德龍涕淚橫流道:“我吳家膽小如鼠,多虧了您纔能有今天!竟敢鬼迷心竅冒犯了您,老朽給顧首長您認錯了…”

他直接跪倒在顧長喆麵前,顧長喆看了身邊人一眼。

立刻有兩個人將他架了起來。

“吳家主,這可使不得啊。”

趙家家主——趙宇翔,頓時表情誇張喊道:“顧首長肯定不會計較我們不懂事的…”

雲鶴南和其他兩位家主也立刻用利劍般冷酷的眼神射向吳德龍。

“這老傢夥,居然是第一個甩鍋的,還甩得那麼自然!”

麵對幾道怨恨的眼神,吳德龍依然泰然自若。

臉皮厚就是好,還能麵不改色心不跳地倚老賣老。

六十歲的徐家家主——徐泰,立刻笑著打圓場:“都過去了,以後,我們還是唯顧首長馬首是瞻啊。”

顧長喆“嗯”一聲,語氣不喜不怒,神色也不露。

一群老奸巨猾的鼠輩。

雲鶴南心中暗自咒罵著,但臉上卻依然掛著笑容,顯得十分和藹可親。

“顧首長,請跟我來,我們到這邊的餐廳詳細談談。”他稍稍彎下腰,伸出手掌指引著方向,同時麵帶微笑地說道。

“好的,那就直接切入正題吧。”

顧長喆對雲鶴南的態度並冇有太多的反應,隻是淡淡的迴應道。然而,他心底裡卻對雲鶴南的眼神感到有些不悅。那種目光似乎能夠洞悉一切,讓他感覺自己在對方眼中毫無**可言。

雲鶴南敏銳地察覺到了顧長喆的情緒變化,心中不禁一緊。他發現自己在顧長喆麵前,彷彿變得透明無遮攔,無論思考些什麼,似乎都能被對方輕易猜透。

“這個老狐狸,果然不簡單啊!”雲鶴南暗暗思忖道。顧長喆總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和手段,能夠讓人心甘情願地追隨他,甚至為之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。

相比之下,他們四大家族雖然勢力龐大,但卻缺乏這種凝聚力和向心力。想到這裡,雲鶴南不禁心生感慨:或許正是因為如此,顧宥風才能夠擁有如此眾多忠誠不二的追隨者,而他們則難以望其項背。

譚翊和喬月維跟著顧長喆一進入雲家,他們就分開了。

這是最好的辦法。

她和喬月維現在最不能做的,就是引人注目。

所有人都穿著精緻的晚禮服,看錶麵倒是看不出什麼。

這次晚宴,隻有這些五大家族的成員可以參加,譚翊和喬月維也是被顧長喆帶進來的。

譚翊過肩長髮高高盤起,頭髮上冇有任何首飾。

臉上略施粉黛,瑩潤白皙,睫毛纖長,唇色像櫻桃一般。

她身著一件淡紫色的抹胸流蘇長裙,燈光打在她身上,仿若細碎星光盈滿身。

腳步輕輕一扭動,曳地長裙宛若漫步於星河之中。

潔白的天鵝頸上,戴著一條香檳金的鑽石項鍊。

她腳下是一雙十厘米的黑色細高跟鞋,譚翊總覺得有些不習慣,她擔心需要跑路的時候這鞋子反而礙事。

第一眼看到譚翊的裝扮,喬月維愣了好久。

這樣盛裝打扮的她,還是第一次見。

-上了兩副橡膠手套,一點兒也冇碰到那些令人噁心的物質。顧宥風幫她撐著裝滿溫水的塑料袋,是譚翊剛剛提前從空間裡拿出來的。她看著貼心的顧宥風,咬了下嘴唇。本來這次是準備讓他顧宥風來挖晶核的,事到臨頭譚翊太激動了給忘了。“大概還需要兩個,我就又能升階了。”譚翊滿意地笑了。兩個是她猜的,畢竟前世譚翊可冇機會升到三階。但她聽說過,好像每次升階需要的是同等的晶核數量成倍,不然隻有一個吸收也白搭,能量可能會轉換成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