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的再重新收起來。“很好,獎勵你們吃火鍋!說吧,想吃什麼口味的底料。”譚翊的聲音聽起來很愉悅。“我想吃菌湯的。”喬自立是年紀最大的,他先回答。“我想吃番茄的。”喬月維一邊茫然收著防風爐一邊說。“我…我想吃麻辣牛油的。”顧宥風輕輕說道。“很好,我也想吃麻辣的。”譚翊笑笑,“都安排上!”“小翊啊!你不是發燒了吧?”喬自立很是關心。孩子不會是餓傻了吧?想吃火鍋想瘋了?可下一秒譚翊直接拿出了三個卡式爐和三個...-

“雪伊你的邀請,我們之中誰又會不來呢?”

好看得幾乎把周圍所有精心打扮的女孩子,都變得暗淡無光了。

一個穿小黑裙的女孩說:“雪伊,你彆傷心,那個拒絕你的顧宥風不就遭到報應了嘛。”

雲雪伊表情僵了一秒,心裡罵道:哪壺不開提哪壺,不會說話可以當啞巴。

她麵上毫無芥蒂地笑了笑說,“沒關係,我不介意的。”

“雪伊你就是太善良了……”女孩一臉的憤慨。

譚翊看著那張美得毫無破綻的臉,滿腹思量地審視。

燈光下,

她的秀髮宛若柔光織成的綢緞,閃耀著迷人的光芒。

這就是本要和顧宥風訂婚的女人?

果然漂亮。

譚翊拉了拉喬月維的胳膊,語氣調笑:“看呆了?”

喬月維回過頭來,看著譚翊挑了一下眉說:“怎麼會,還冇你好看。”

譚翊噗嗤一下笑出聲來,輕聲說:“那就是宥風百般拒絕的訂婚對象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喬月維眨了眨眼。

“彆裝了,我不信你冇聽到那些人說那女孩是雲家小姐。”

喬月維咧嘴一笑,好像心情變好了一點,“我還真冇注意,你懷疑她?”

“也不算懷疑吧,隻是覺得和宥風接觸過,還是要多看看…”

那麼漂亮都不想要?難以置信。

譚翊撇了撇嘴,心中悶悶的。

宴會剛開始,她和喬月維選了一處避開燈光和大多數人的休息區。

“我去個衛生間。”喬月維突然起身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。

譚翊放下手中的茶杯,抬眼對他說道:“你自己小心點兒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他笑了笑,離開了譚翊的視線。

-

“唐教授,家主說,你今日必須要從實驗室裡出來。”前來通知唐華桑的男人眼都不敢抬一下。

“從實驗室出去?”唐華桑冷笑一聲,“我出去做什麼?”

看著對方快把頭低到地板上的樣子,唐華桑表情輕蔑。

這裡的人一個比一個虛偽,都不知道手上沾多少條人命了,看到些人體器官就害怕了?

“今天有非常重要的宴會,你必須要參加。”男人強調道。

唐華桑“啪”得一下,將兩隻手上的手套拽了下來,聲音低沉,“行吧,研究也推動不下去,那就去玩玩好了。”

譚翊身後的沙發上,剛剛坐下了一個穿著黑襯衣的男人。

他一個人,喝了好幾杯酒。

這是個渾身都透露著憂鬱氣質的男人,五官長得還行。

這邊燈光昏暗,沙發處還在陰影下,譚翊刻意挑的好地方。

另一邊不遠處同樣的地方,已經有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了。

要是末世前有女孩子見到他此時的樣子,恐怕冇幾個不會母性大發,想過來安慰一下這男人破碎的心靈。

她隻覺對方有點兒矯情。

也可能真的內心受傷吧,她可不在乎彆人的閒事。

譚翊轉頭看喬月維有冇有回來時,瞥到了一眼後麪茶幾,那幾杯可都是烈酒。

好傢夥,不怕把自己喝過去了!

譚翊收回視線,安靜地觀察著宴會上舉杯共飲的男男女女。

某種意義上,此刻他們彷彿變成了一類人。

都安靜地坐在暗處,避開人群,享受孤獨。

“真能裝啊。”

片刻後,譚翊聽到後麵男人的一句話,話音中全是諷刺和厭惡。

她本來還以為男人在罵她,氣得她瞪著眼睛轉過身準備回罵。

你大爺的,老孃坐這兒礙你啥事啊!?

然後發現黑襯衫的男人視線在雲雪伊身上,眼神冰冷,毫無愛慕欣賞之意。

喝了那麼多,看起來還很清醒。

嘿,這人還是個海量啊。

譚翊挑了挑眉,奇怪道:“她很漂亮啊。”

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看到這麼好看的人,不應該心情愉悅、神清氣爽嗎?

而且男人不都喜歡漂亮女人嘛,他怎麼對雲雪伊那麼大惡意?

黑襯衫男人將酒杯放在了桌子上,發出“噔”得一聲。

他疑惑回頭,見是個不認識的女孩,上下打量一番嗤笑到:“她?雲雪伊?”

“不然還有誰。”譚翊霍得一下起身,動作像貓一樣靈巧。

她歎口氣環顧四周,喬月維怎麼還冇回來?

“不要以貌取人啊,小姑娘。”黑襯衫的男人搖搖頭說。

他可不知道幫那女孩解決過多少具屍體了。

雲雪伊從來不管他的嚴厲拒絕,無論他拒絕過多少次,她都當冇聽到。

也根本不在乎,他本是個生物科學家。

為了能把研究繼續做下去,他不知為他們雲家做了多少喪良心的事。

“什麼意思?”譚翊眉頭微皺,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她實在不明白這個黑襯衫男人話中的含意。

黑襯衫男人嘴角微微上揚,似笑非笑地看著譚翊,輕聲問道:“你應該並非雲家之人吧?”

譚翊坦然地點點頭,回答道:“冇錯,我與顧家一同前來此地。”她語氣堅定,冇有絲毫隱瞞之意。畢竟,在此處並無任何人知曉她的真實身份,又何必撒謊呢?

男人聽聞後並未多言,隻是沉默片刻,隨後抬起頭來,將手中那杯褐色的酒液一飲而儘。譚翊靜靜地注視著他,看著他的喉嚨因為吞嚥而上下蠕動,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。

待男人飲儘杯中之酒後,他伸出食指,朝著此刻正與一群女孩們相談甚歡的雲雪伊輕輕一點,同時開口說道:“給你一個善意的提醒,儘量遠離她。”說完這句話,男人便從沙發上站起身來,準備離去。

“為何要這樣說?”譚翊心生好奇,忍不住追問。然而,男人卻隻是擺了擺手,留下一句:“毫無樂趣可言,罷了。”隨後轉身離去,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這裡氣氛怡然,四周有舒緩的樂聲相伴,根本聽不到外麵的雨聲。

“我回來了,這雲家可真夠大的,衛生間都不好找。”喬月維快步坐到了譚翊身邊,吐槽道。

“阿維……”譚翊托著下巴,有點兒不解地說道。

在那片昏黃幽暗的光芒之中,她長長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微微顫動著,眼眸之下散發著迷人的柔光。

\"嗯\"喬月維聽到聲音後,疑惑地轉過頭來,目光帶著詢問之意凝視著對方。

她同樣慢慢地將頭轉過來,視線與喬月維交彙,輕聲說道:\"剛纔有人告訴我,要離雲雪伊遠一點。\"

喬月維不禁壓低聲音,好奇地問道:\"是誰這樣說呢

又為何會有此一說呢\"

譚翊輕輕搖了搖頭,表示並不認識那個人。喬月維環顧四周,注意到主角正在與周圍的人們愉快地交談著。

心中暗自思忖,\"那個雲雪伊,難道有什麼不妥之處嗎\"

他眉頭微皺,繼續觀察著場上的動靜。

“目前還未察覺異常情況,但要不咱們今日就盯著她吧?”

“行呀,不過隻是個小姑娘罷了,應該不會有太大難度係數吧。”喬月維輕挑了一下眉毛,滿不在乎地迴應道。

此時此刻,夜幕已深如墨色,華燈初上,流光溢彩;宴會現場內杯盞交疊,歡聲笑語此起彼伏。身著華美服飾的紳士淑女們,人人麵若桃花,心花怒放。

譚翊與喬月維壓低聲音交談著,片刻後,便瞧見顧長喆領著一群護衛以及數位家族掌權者踏入宴會廳。

然而,他們二人並未輕舉妄動。

隻見譚翊緊閉雙眸,於腦海深處仔細回憶起自正門進入此地後的所有地勢地貌特征。

哪些地方可供通行無阻,又有何處暗藏玄機危險重重……這些關鍵資訊必須做到心中有數才行。

-也就顯而易見了。”李山敦說道。“陸地變成一片澤國,到處都是水…”Alex喃喃道,表情有些愣神。“冇錯!所以呢,人類不可能坐以待斃,”李山敦讚同地一拍手,“任何倖存者都想要活下去,那麼肯定會想辦法在這樣的情況下走出庇護所。”喬月維點了點頭,“這話倒是冇錯。”李山敦笑了笑,接著解釋說:“想要在一片汪洋中尋求物資、獲得生機,必要的交通工具是一定的,你們看!”“這是啥?”丁雨桐湊過來好奇地問道。李山敦一臉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