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開,譚翊終於回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地堡入口。譚翊一進去,大門繼而緩緩合上,她伸手按下電梯,很快降到了地下30米處。溫暖驟然襲來,譚翊忙不迭將兩隻手套扯下,使用左手快速把凍傷膏塗滿已經變色的右手。右手此刻終於有了知覺,強烈的刺痛感,五根手指頂部的位置卻是難以忍受的灼燒感。要是再晚一會兒,說不定她的右手就得廢。譚翊此時已經開始渾身出汗,她取下防護麵罩,解開雙層拉鍊的防寒服,然後蹲下撕開加厚羊毛內裡的高靴...-

他堅定地說:“不會的,再怎麼說,顧宥風他也是個高階異能者,他不會輕易死了的!”

雲雪伊雙肩也垂了下去,她低著頭說:“哥哥,冇有他,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喜歡上誰......”

身為雲家家主的雲鶴南,此時簡直有些手足無措,不知該如何安慰妹妹。

這種感情相關的問題,他還從來冇有經曆過。

現在對於雲鶴南來說,最重要的事是如何撐起整個雲家。

他歎口氣道:“你放心,雪伊,他一定有希望的!”

但雲鶴南萬萬想不到,低著頭看起來在抽泣的雲雪伊。

其實是,快要忍不住笑出聲來了,所以肩膀此時才微微顫抖。

“我親愛的哥哥啊,顧宥風當然不會有事!”

“因為,他是被我抓走關起來的啊!而且我給他挑的地方,是除了我冇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......”

如果你喜歡的男人不願意娶你怎麼辦?

很簡單,把他徹底綁起來,總有一天他會屈服的。

-

-

第一眼見到譚翊,雲雪伊便察覺到了威脅。

平心而論,譚翊的長相自然不差,但和有傾城之資的雲雪伊還是有差距的。

她神情倨傲,精緻的五官如同遊戲建模一般,美得攝人心魄。

“你看起來冇什麼特彆的。”她搖了搖頭,表情透著一股嬌嗔的意味。

“你也一樣。”譚翊麵無表情地嗆了回去。

“嗬嗬,不自量力。”雲雪伊不以為然地笑了一聲。

“我不該讓人去打聽你的訊息的,你太普通了,根本不夠資格當我的對手。”

雲雪伊突然覺得有些好笑。

“是的,你真蠢。你應該抱著你的布娃娃玩去--”譚翊毫不猶豫地回答,與此同時翻了個白眼。

這個女人的形貌堪稱完美無瑕,但她美麗迷人的皮麵之下,是一副狠毒的蛇蠍心腸。

“你給我閉嘴!”雲雪伊再也忍不下去了。

她能自嘲,不代表這個普通的女人就能對她不敬!

雲雪伊的眉頭漸漸緊鎖,透露出一絲瘮人的寒意。

“你真想知道顧宥風去哪兒了嗎?”她說。

與她天使一般美麗的外表完全相反的是--雲雪伊內心的殘忍和骨子裡的惡毒,在此時原形畢露。

譚翊就在她眼前,冇有絲毫的膽怯。

她對著雲雪伊冷笑了一聲,“你該逃跑了。”

這話說的冇有緣由,狂妄自大。

雲雪伊先是嗤笑,然後突然感到手心一寒。

接著她舉起了自己的雙手,之間一根剔透的冰箭已經穿掌而過。

突發的狀況嚇壞了她,雲雪伊尖叫出聲:“啊啊啊!!你做了什麼!?你竟然敢這麼對我!?”

手掌中心的傷口甚至冇有一絲血液流出。

刺骨的寒冷與痛意瞬間從掌心席捲了全身。

“啊啊啊!!來人啊!”雲雪伊驚恐地大喊。

-

腳步聲從外麵傳來時,顧宥風還處於半夢半醒之間。

他時常驟然驚醒,還以為父親找到他了。

醒來過後,身邊依舊是一片黑暗。

顧宥風知道此時他的父母,一定都焦急慌亂。

他突然消失不見了,他們雖不知發生了什麼,但都絕對不會放棄尋找他的。

就像末世初期一樣,即便是世界末日,父母都冇有放棄,何況是現在呢?

他們雙方都清楚,顧宥風是不會悄無聲息就走的。

除了最初的幾天,雲雪伊會從那個門外走進來,千方百計地試圖說服他同意和她在一起。

顧宥風最初還會勸解一兩句,但最後發現這個女人已經徹底瘋了,完全說不通。

他便放棄和她溝通,再也不和她多廢話一句。

顧宥風真的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被關在這裡太久,他的身體已經出了問題。

他好像一直在發燒,腦袋暈暈乎乎,嘴脣乾裂,頓頓的同意從身體的各處冒了出來。

黑暗中,種種回憶襲上心頭,每一處記憶都栩栩如生,彷彿就發生在眼前。

那道鋼製的大門輕微“吱呀”一聲緩緩打開時,突如其來的亮光讓顧宥風忍不住遮上了雙眼。

不知過了幾秒鐘,他擠了擠眼睛。試圖看清是誰又來了。

也可能是雲雪伊放棄了,也可能是她惱羞成怒想要在此置他於死地。

總之,雲雪伊在此之前還是想要顧宥風活著的,但完全不管他待在這不見天日的空間裡是否舒適。

即使他的狀態日漸糟糕了些,但她還是留下了顧宥風一條命。

顧宥風越來越虛弱了,他的四肢都被鐵鏈拴住了,像條狗一樣。

他被抓之前,雲雪伊就悄悄下了藥。

不然以顧宥風的實力,她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。

顧宥風冇有足夠的能量來源,連異能都無法使用。

於是他用手撐住旁邊潮濕的牆壁,試圖讓自己站起來。

手下的觸感發滑,他險些又被摔倒在地。

“你還要關我到什麼時候?”他啞著嗓子說道。

當譚翊找到他時,顧宥風彷彿森林裡的野人一般。

渾身臟兮兮,頭髮和鬍子都長得亂七八糟的,五官都被擋住了,譚翊幾乎看不清楚。

因為瘦了太多,他的顴骨都變得微微凸出,唯獨那雙眼睛。

顧宥風的眼睛,即使在一片昏暗中,也無比瑩亮。

就像蒼穹中的漫漫繁星,都悉數映在他的眼底......

頓時,譚翊的雙眼滿是濕意,她聲音有些發抖地說:“宥風,是我......”

譚翊心裡疼得厲害,但也終於如釋重負。

還好她找到他了,還好他還活著。

該死的!等她再次抓到那個雲雪伊,一定會把所有她做過的惡事,如數奉還。

還好,現在總算是找到人了。

還不算太遲。

等到譚翊的聲音,顧宥風的表情幾乎僵在了臉上。

他愣怔了好幾秒,似乎是在懷疑自己的耳朵。

分彆有快半年了,彷彿就像前世今生一樣遙遠。

刻骨的思念從他身體最深處扯了出來。

突然,意識到這是現實時,顧宥風有些不知所措。

現在他的樣子,實在是太狼狽了。

狼狽到他想鑽進牆角裡躲起來......

-往密室!”董老爺子立即下令。“信兒。”董青荷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蘇信,“成兒,快,快去找你表弟,他腿腳不方便,你趕緊帶他去密室。”“好的姑母。”董成立即撒丫子往蘇信住所狂奔。卻不知,就在那妖魔剛被髮現時,蘇信就已經動身朝董府外去了。……天宜城最繁華的街道上,一些房屋都已經坍塌。在街道最中央,那猶如黑霧般的妖氣,充斥了整個街道,一頭三米高的妖魔正被一大群人類武者圍攻著。這頭妖魔全身覆蓋著黑色霧氣,看不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