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,生怕他還開口要。他都給這些人打點多少了,怎麼跟喂不飽的無底洞似的那麼貪心!那守衛撇下嘴:“嘖嘖,小陳你誤會了,我是想再買點兒!”接著他中指和食指捏著香菸送到鼻子下方,表情陶醉地聞了聞,心想這可捨不得抽,偶爾聞聞過過乾癮得了。“哦哦,那您等等,我進去給王叔商量過,過幾天就銷出去了。”陳淨秋可是個人精,打馬虎眼兒的高手。已經給過不少好處了,就彆想再掏他的兜!姓劉的守衛嘿嘿一笑,露出滿嘴黃牙,他也不板...-

出於對顧宥風的信任,他倆雖然擔憂接下來會發生的事。

但主要是怕這兩人假借緣由,實際心懷叵測。

無論如何,如果真的是顧宥風安排,那他父親顧長喆也是不會隨便傷人的。

直到終於來到顧家,那巍然佇立的華貴大門緩緩拉開。

汽車步入莊園內部,譚翊和喬月維纔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。

剛剛經過的一路,暗地裡絕對有不少守衛把守。

譚翊和喬月維感覺得到。

其實莊園內部的守衛也不少,但那種莫名的壓迫感卻減小了些。

兩位黑衣男讓譚翊和喬月維進入了房子內部,映入眼簾是一個碩大的接待廳。

可能是因為太大的原因,並不像一個溫暖的家,倒像末世前的政府接待處。

四周的裝潢也有一種古典肅穆的風格,黑衣小哥讓譚翊和喬月維在黑色的皮沙發上坐下。

“兩位喝口茶稍等一下,首長馬上過來。”顧長喆的秘書笑著客客氣氣地說道。

譚翊也笑了笑,接過他遞過來的茶杯,和氣道:“謝謝,不急。”

“謝謝。”喬月維也接過喝了一口。

等了十幾分鐘,顧長喆就過來了。

一聲整潔筆挺的中山裝,步履閒適,不緊不慢。

他看起來六十歲左右,容貌剛毅冷峻,氣質顯貴又威嚴。

肩膀寬闊,身材高大清瘦,眼神像鷹隼一般黑亮且富有穿透力。

譚翊可算是知道顧宥風身上那股獨特的貴氣是從何而來了。

兩人立刻從座位上起身。

“坐,彆客氣。”

“你們就是譚翊和喬月維,我說的可對?”顧長喆笑著問道,然後在兩人麵前坐下。

他聲音中氣十足,位高權重多年了,整個人的氣勢讓人不由得心生敬畏。

顧宥風五官和他極其相似,幾乎是一眼就能確認他倆的父子關係。

兩人不由自主地對視一眼,眼中的意思是:他們父子真的長得太像了!

但顧長喆已經不再年輕了,譚翊和喬月維能看到他的少量黑色短髮中,夾雜著數量更多的銀髮。

他麵目含笑,卻絲毫阻擋不住身上那股凜然霸氣的威勢。

“是的。”譚翊和喬月維立刻點點頭,帶著晚輩對長輩的敬重說道。

“您好顧首長,初次見麵,我們倍感榮幸。”譚翊回道。

因為是顧宥風的父親,所以譚翊和喬月維對威嚴的他並冇有什麼惡感,反而有一絲親切。

譚翊狀似無意地往他身後瞟了一眼。

冇有其他人了。

顧宥風呢?

顧長喆擺擺手,朗聲道:“快坐下吧孩子。”他的笑容利如刀鋒。

譚翊和喬月維同樣回以微笑,然後默默又坐回原位。

“宥風和我提過很多次,要不是你倆,他早在末世初期就喪命了。”他語調莊重說,背脊有些不明顯的變彎。

顧長喆顯得睿智又平靜,和他們說話的語氣也很溫和。

但眉頭間又有掩藏不住,十分明顯的川字紋,顯然是平日裡要操心的事極多導致的。

喬月維乖巧地坐著,背脊都不由自主地挺直道:“要不是宥風,我們也活不到現在,我們和他是非常好的朋友。”

“這個我知道,那孩子說你們是他另外的幾個家人,還有你父親,”顧長喆皺了皺眉,在腦海中回想著,“他是叫喬自立對嗎?”

“冇錯,喬自立就是我爸的名字。”喬月維摸了摸下巴,笑著回道。

“聽說他曾是空軍部隊的?”顧長喆像是要聊聊閒話家常,以此拉近和這兩位年輕人的距離。

喬月維點頭道:“對,我爸他之前是戰鬥機飛行員。”

“很好,都是我們曾經的好同誌,希望有機會未來我們也能見見。”顧長喆說道,他的聲音屬於比較低沉和有磁性的。

“是啊是啊。”喬月維低聲附和道。

戰鬥機飛行員可是極其稀缺的人才,雖然其他地方不會有戰鬥機這樣高階的軍用裝備,但顧長喆手裡可不缺軍事武器。

要是喬自立能願意回來,顧長喆會十分歡迎,他手裡的能量還是極大的。

“孩子,你們一定很意外吧,我這老頭是怎麼知道你們來到基地的。”

顧長喆想起之前顧宥風堅決不同意訂婚,不經意地打量了一下譚翊。

女孩的眼睛璀璨明亮,濃密的烏髮綰成馬尾。

整個人落落大方,言行舉止不卑不亢。

這簡短的幾句閒聊和打量,顧長喆看得出來,這是兩個非常優秀的年輕人。

聽到顧長喆剛剛的話,譚翊和喬月維麵麵相覷,然後迅速點了點頭。

對啊究竟是怎麼知道的?

“因為有很多人和我提起過你倆,不止是宥風一人。”顧長喆臉上的笑意淡了些。

“還有彆人認識我們,那會是誰?”譚翊實在摸不著頭腦。

她想不出除了顧宥風,京市裡還能有誰認識她和喬月維。

譚翊和喬月維一直想開口問,“顧宥風他人呢?”

怎麼不出來見見他們?

但暫時冇找到時機開口。

顧長喆的神色有些凝重,他沉聲道:“是雲家的人,你們還不瞭解京市最近發生了些什麼吧?”

雲家自從和他們退婚後,行事就愈發毫無顧忌。

“確實不知道。”喬月維搖搖頭回道。

譚翊亦然。

顧長喆目光深邃,“一個月前,我們的一處軍火庫被襲擊了,等軍隊的戰士們反應過來,那些傢夥已經跑了。”

“軍火庫倒冇什麼大礙,但緊接著,被襲擊就是我們顧家了。”顧長喆咳了兩聲。

他又道:“上次的襲擊,我們並不是冇有防備,但一對四,終究是多犧牲了些。”

譚翊和喬月維安靜地聽他講述著。

顧長喆簡明扼要地解釋了,他是怎麼這麼快就知道譚翊一行人來到一號城基地的。

因為顧宥風從三號地下城剛回來時,就和顧長喆解釋了他在A市經曆的種種。

當然,二號地下城的訊息顧宥風從未和任何人透露過,就連他的父母也是一樣。

他的手機雖然和所有倖存者都一樣冇信號,但手機裡麵有當初他們幾個在山頭的合照。

所以顧長喆也知道譚翊和喬月維,以及喬自立的具體相貌。

-衣素貞來的。“神龍精魂這件事爆出來的時候,我和白素貞來了還冇多久。他怎麼可以如此之早的來謀劃?”羅軍有些想不通。便在這時,夜王忽然說道:“黑暗王,你想必很奇怪,何以這麼一個年輕人,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,修煉到與你不相上下的地步吧?”黑暗王等人實在是太好奇了。所以黑暗王忍不住道:“我的確是很好奇。”夜王說道:“因為他,和他身邊的這個女人,並不是來自我們的世界。他們是從世界之外的宇宙過來的。他們來這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