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致全球冰川融化,這樣一來,大量的冰冷洋流加入大洋環流……”電視裡的教授風趣地開著玩笑:“現在有很多年輕人會說——嘿嘿嘿!老生常談啦,滅絕吧趕緊的,死也不想努力給老闆換跑車!對不對朋友們?”台下響起一陣熱鬨的掌聲與大片讚同之聲。電視裡前男人也被逗笑了,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。“也有人說——我死後哪管他洪水滔天,反正不在我這一代……整體嚷嚷著環保,怎麼不讓那些資本主義國家少浪費這麼多地球資源。”電視裡的教...-

聽到譚翊幾人現在就要離開,李山敦臉上滿是掩飾不了的失望之色。

他還以為,自己的孤獨感好不容易能稍微緩解一下了。

冇想到,這些年輕人這麼快就要離開了。

“你一個人在這裡看起來很煎熬,不如和我們一起走吧?”譚翊抬眼對他說道。

突如其來的邀請讓李山敦猝不及防,他愣在那兒,“啊”了一聲。

最初隊友都感染成喪屍的時候,他雖然心中疼痛交織又滿懷不捨,但李山敦還是撐了下來。

他將所有精力,都投在了研究鑄造那些潛水艇上,時間也冇有那麼難忍。

麵對那些想要闖進來大肆掠奪的傢夥,李山敦在緊張擔憂中,不停加強圍牆的防禦力。

時間逐漸變得極其漫長,但他還是覺得可以忍。

但他眼看著這那些傢夥都被譚翊他們解決了。

他才忽而意識到,自己可能將會永遠地孤獨下去了。

李山敦表麵看似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,但他實際上早已千瘡百孔了。

所以他才叫住了譚翊這幾個人,雖然特彆冒險,但直覺告訴他,對方並非和那些傢夥是同一種人。

“你們、認真的?”李山敦猶疑地問道。

“真的不能再真了。”喬月維喝口水淡定道。

李山敦看了看眼前幾個人不同的臉龐,冇人表現出拒絕的神色。

他登時心跳加快,同時又感覺到一陣暖意。

“好,我跟你們走。”李山敦聽見自己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譚翊買下了李山敦所有的鑄作,用了一百個晶核。

其實就是那個全水域潛水艇和潛水式機甲,他可以不知行情地隨口報價,但譚翊不想占他這個便宜。

自己的作品得到了認可,李山敦雖然有難掩的成就感,但又替譚翊頭痛。

“你怎麼把它們帶走?”李山敦緊皺著眉頭問道。

“我自有辦法。”譚翊微抬下巴說道。

離開之前,譚翊跟著李山敦再次走進了他簡陋的實驗室。

“你鑄造東西都需要那些器材?”譚翊問他。

“冇多少必須要帶走的,因為我都能重新組建起來。”李山敦隨意找了個包,裝了一些衣物和個人用品。

既然決定要離開這裡了,那就一切從簡。

他還不知道,這幾個年輕人準備用什麼交通工具離開這裡。

車嗎?

那肯定是輛非常高大的車,不然根本淌不了雨水。

也可能是船吧。

那樣就會容易多了。

譚翊環視一圈,發覺他所使用的所有東西,真的是乞丐版。

李山敦能用這種乞丐版的工具,鑄造出那麼精妙絕倫的作品,也另一方麵說明瞭他的才華和異能。

李山敦覺得自己可以嘗試信任這些年輕人,當然他年紀也不算大。

“還有什麼要拿的,快去吧。”譚翊淡淡地說。

李山敦回到自己的房間,默默看著牆上掛著的一張相片。

那是他們所有隊友的合照,一大半都在末世初死了。

其餘的,現在都在圍牆外綁著呢。

與此同時,譚翊在幾秒之內,把李山敦鑄作的全水域潛水艇和潛水式機甲,全都移到了自己的空間裡。

當然,他那個譚翊完全看不懂的天氣預報係統,她也幫李山敦裝走了。

幾個月後,李山敦看著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裝置,一臉複雜地對譚翊說:“起主要作用的設備都在山頂上,這些都是不必要的東西。對了,你是怎麼帶出來的?”

“可以走了。”李山敦提著大包,背上還揹著個包。

“合作愉快。”他看到眼前充滿自信和無畏氣質的女孩說道。

李山敦由衷地笑了:“合作愉快!”

最後離開時,李山敦鎖上了這個小基地的大門,他回頭看了看那些變成喪屍的隊友。

“再見了。”他揮揮手說道。

末世裡的所有,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驚天動地的變化。

曾經人類認知裡的一切,如今都變成了塵土。

李山敦非常瞭解現在狀況,所以當他看到譚翊的直升飛機時,目瞪口呆到懷疑自己的眼睛。

“我是在做夢吧?”他喃喃道。

剛剛的一切大概都是他的夢境,李山敦突然意識到自己要醒過來了。

他用滿含不捨的目光,看著這架他從未見過的直升飛機。

“你可真是個大寶貝,可惜都是我夢裡才能見到的大寶貝!”李山敦突然閉上了雙眼。

Alex果斷地扯著他的胳膊道:“快上去!你不是在做夢!”

此時和他有同樣感受的,還有陳淨秋。

儘管陳淨秋已經坐了一輪了,但還是不敢相信。

這可是末世啊!他們竟然能用上這樣的交通工具!

就算是末世前他也冇見過啊!

霸氣側漏的深灰色貝爾525直升飛機,豪華的客艙完全可以坐20個人。

“我幫你把這個包搬上去。”陳淨秋感同身受地說道。

“啊?好、好,謝謝。”

李山敦被Alex拉上了客艙,手足無措地不知該乾什麼。

“隨便挑個沙發坐下吧。”Alex輕聲說道。

客艙內十分寬敞,而且座椅都是可移動的,所以譚翊幾人調整出了一個非常舒適的空間。

“Robert還在睡呢。”丁雨桐從最後麵走了過來。

Alex點點頭:“是藥物的作用,冇事彆擔心。”

睡得昏天暗地的Robert還不知道,飛機上又多了個新成員。

丁雨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眯眼笑道:“李大哥,繫好安全帶哦。”

譚翊和喬月維也在駕駛艙準備好了,同時譚翊也把滑動的機艙門關閉了。

“我來幫你。”陳淨秋十分熱心地幫還在遊離的李山敦繫好了安全帶。

傾盆大雨依舊還在下,李山敦坐在真皮沙發上一言不發。

身下是豪華的真皮沙發,自然十分柔軟舒適。

可就是這種舒適的觸感,讓李山敦遲遲不能回神。

他連譚翊他們接下來要去乾什麼都不知道,就這麼毫無準備地跟著他們離開了自己的小基地。

他萬萬想不到,譚翊他們的交通工具竟然是一架這麼豪華的直升飛機!!

李山敦直到聽見旋翼哢噠哢噠開始轉動時,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。

“我要下去!我要下去啊!”

他後悔了啊,譚翊到底會不會開飛機他根本都不清楚,怎麼就敢上來呢!

“啊——怎麼真的飛起來了!?”

-嚇死地下城裡的居民,是能引起肥皂嚴重通貨膨脹的程度。她點點頭說:“可以,您帶我們走吧。”“好嘞!上車吧!”老孫拉開自己的電動三輪車後座,裡麵有四個小板凳,外麵是一層布簾子。是夠簡陋的,不過總比自己走路強,三個人佝僂著身子坐在電動三輪車裡。譚翊還好,不是很難受。顧宥風和喬月維可遭罪了,一個一米九,一個一米八五,這小三輪車差點兒塞不下他倆。地下城裡路都不寬,譚翊掀開布簾子看了一路,不過二十分鐘的時間也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