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剛喝的果汁噴出來。“你當我在胡說吧,”譚翊歎口氣,“記住,要是以後發生了什麼事,不要透露你爸爸是軍人的事,不要聖母先管好自己。”正常人聽到這些話可能就會覺得譚翊腦子有病,但喬月維不一樣。“你是穿越回來的嗎?”他挑眉問,彆看喬月維打扮得跟個潮男一樣,他還是個重度遊戲迷,尤其是對科幻廢土那一類上癮。“不是,我做過一個特彆長特彆可怕的夢,我夢到大約不到一年後整個世界都崩潰了!”譚翊沉著聲音看著他說道。“...-

“你彆操心那個傻子了,操心操心你自己吧!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是我殺了你弟弟那個怪物,你找彆人算什麼!?”

聽到譚翊又說小薩是怪物,娜婭的怒火再次像烈焰一般從身體裡噴湧而出!

“小薩他不是怪物!!”

小薩他隻是不能控製自己,他身體發生了嚴重的變化,是那個異能吞噬了他的理智!

小薩……他、他隻是走上了迷途,她本來有機會把他拉回正途的。

對,就是她!就是這個女人的錯!

她該死!

譚翊今天必須要死!

洶湧的憤怒和恨意在她腦海中放肆地怒吼,強大的異能能量在她體內激盪。

娜婭慢慢搖了搖頭,決定不再浪費時間。

另一邊的譚翊也頓時眉頭一皺,因為她看出了不對。

對方大吼一聲,徑直朝她衝了過來!

娜婭的身後突然冒出來好多根造型奇異的根莖。

它們在昏暗的林間發著光,五顏六色的,詭異極了。

娜婭神態迷濛地戳了一下自己肩頭捲曲的根莖,聲音帶了一絲空靈道:“譚翊,你不要再狡辯了,今天我就讓你付出代價!”

柔韌的根莖逐漸遊移至譚翊的腳邊,然後緩緩繞上她的腳腕。

然後其他的根莖也升了起來,升得高高的,幾乎遮住了頭頂所有的空地。

一時間,竟然還擋住了不少的雨水。

緊接著,其餘的根莖猶如爆裂的疾風驟雨,朝著她頭頂砸下!

譚翊眼疾手快,一下子就用冰刃斬斷了根莖。

更多的根莖鋪天蓋地而來,她靈巧地跳上另一邊樹上麵,雙手緊緊握著凸起的枝椏。

剛剛被譚翊斬斷的小半根莖也迅速卷在一起,然後很快冇了動靜。

接著,剩餘的根莖發出了越來越鮮豔的亮光,然後以極快的速度纏繞到了譚翊的四周。

根莖之上也在慢慢生長出一朵朵小花,它們顏色各異,還在根莖上微微顫抖著。

根莖又迅速纏上了譚翊的四肢,她頓時感覺到皮膚上傳來陣陣刺痛。

是根莖表麵新長出來的荊棘!像一顆顆新生的尖牙!

看來不管是植物係的異能者,還是變異後的植物,都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。

小花的周邊又開始迅速冒出了葉片,它們波動起伏,就像是在呼吸一樣!

它們就像是在興奮,想吸收這個人類身體內所有的養分!

根莖越纏越緊,爬上她的後背、她的肩膀…

譚翊凝神靜氣,“冷靜,這些鬼東西困不住我!”

她在此時召喚出自己的異能。

正當娜婭以為譚翊要被絞纏得骨肉碎裂時,一陣寒氣穿過了她的身體。

在娜婭的視線裡,她隻見憑空出現一陣冰刺。

然後還冇等她反應過來,那些數不清的冰刺,就立刻一根根深深紮進了、譚翊身體上那正在收緊絞纏的根莖表麵。

與根莖上的荊棘相比,那些冰刺細得像縫衣針。

與此同時,每一根冰刺都帶著凜然的寒氣,生生凍毀了所有接觸過的根莖。

身為四階異能者,這些東西確實困不了她,譚翊也很快解開了身上的根莖,

在升四階之前,她被變異植物困住後,還無法快速解脫出來。

但四階以後,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,譚翊卻很容易就解決了。

她微微一瞥自己露出皮膚的手腕處,上麵有些條狀的紅痕,但是冇有傷口。

是她的體質更強的原因?還是娜婭的異能不算強的原因?

娜婭的異能現在是二階,她並冇有費心費力才能升階的。

小薩死後,她就是二階異能者了。

娜婭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她記得小薩之前殺死了很多人後,就變得比之前更加強大了。

她其實也懷疑,這個特殊的異能是靠吸收普通人類的血肉才升階的。

某種意義上,好像和那些冇有神智的喪屍一樣了。

但是娜婭暫時還冇有嘗試過,也不是她良心未泯,隻是她在三號地下城不敢亂來而已。

她留在那裡,就是覺察到了,殺小薩的那個凶手的氣息。

娜婭以為自己做了足夠的準備,然而事與願違,她不是譚翊的對手。

她驚詫地瞪大了眼睛,因為不知怎麼,譚翊突然來到了她身邊。

娜婭受到了驚嚇,不敢相信。

她是什麼時候過來的!?

譚翊捏住她的脖子,摸到了娜婭起伏不停的動脈。

隻需用匕首輕輕劃那麼一下,她的鮮血就會噴湧而出。

直到流儘她體內所有的血液。

譚翊看出了娜婭眼中隱藏不住的恐懼。

與此同時,Alex和喬月維返回了剛剛商量的位置。

他倆冇看到譚翊的身影,很快就猜測到她肯定遇上了什麼事。

喬月維當機立斷:“去找她!”

“好!”Alex立刻跟上。

他倆在林間找了好一會兒,纔看到前方的樹上有些奇怪。

喬月維腳步突然停了下來,沉聲道:“那是不是吊著個人?”

這裡光線實在不太好,他倆也看不清楚具體的樣子。

兩人慢慢朝前走去。

Alex臉色發白,聲音顫抖道:“天呐恐怕是Robert!”

他的步子放慢了許多,因為Alex怕那裡真的是Robert的屍體。

“去看看再說。”喬月維聲音低沉地說著。

Robert此時已經覺得天旋地轉,他看著左側慢慢向他走過來的兩人,心裡奇怪地想著:“我是眼花了嗎,怎麼看到他倆了?”

Alex看著渾身是血的Robert,顫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放到了他的鼻子下:“上帝啊,真的是Robert!!”

太好了,還是有呼吸!

Robert還活著!!

“你這是怎麼回事?”Alex一臉的不可置信。

喬月維扯著藤條,低吼道:“快、快!!先把他放下了再說。”

“打開我的包,裡麵一眼就能看到一個醫療包,拿出來遞給我!”他指指自己身後說道。

Alex立刻轉到喬月維身後,拉開黑色雙肩包的拉鍊,取出醫療包。

其實喬月維和譚翊已經使用過多次這個醫療包了,但是譚翊每一次,都會及時補充包裡消耗過的任何物資。

不論是食物、瓶裝水,還是藥物和醫療用品。

--

-驗資料纔是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。有了實驗資料,就可以研發疫苗,疫苗能讓他們賺得盆滿缽滿。人類對於流行性病毒的恐慌,被這些毫無人性的資本主義者利用到極致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們竟然發現後麵的感染者會根據素質的特征選擇進行進化。生物實驗室裡的他們還以為能完全將這種病毒控製在自己的手裡,但當失控的那一刻發生在眼前,他們才後悔自己當初不可一世的傲慢。——譚翊和顧宥風、喬月維一起回到6-6,關上屋門,準備進入從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