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們可見多了,“走你們跟我走一趟,門給人家弄成這樣要賠償的。”說罷他亮亮銀色的手銬,意思不配合就強製。“我能不去嗎警察大哥?”譚翊說,目光依舊漠然冰冷。“要談賠償最好還是去一下。”“不用,我不和解,全關起來。”譚翊語氣冷酷又強硬。“你個死丫頭...”還冇等他說出後麵的警察喝道:“哎哎嘴巴放乾淨點,就得蹲兩天就老實了。”等警察把他們都帶走後,喬月維重重歎口氣,擔憂地對她說,“你最近彆住家裡了,不然你一...-

娜婭被她的回答氣得怒極反笑:“看來你還真是個惡魔啊!大約極寒天災一年後的時間段,那時外麵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出現吧?”

要不是小薩那時覺醒了異能,身體素質得到了加強,他也不能在極寒時出來尋找物資。

要不是有小薩,娜婭覺得自己早就撐不下去了。

可就是眼前這個女人!殺了她在末世裡唯一的親人!

“極寒天災一年後...”譚翊眉頭緊鎖,努力回想著娜婭說的時間點。

不對,那起碼快半年前了。

譚翊在內心飛速盤算了下…

那不是她和顧宥風、喬月維剛從山頭離開,接著趕到嶽城尋找三號地下城的時候嗎?

那時他們三個在山頭得到關於顧宥風家裡的訊息,譚翊便駕駛直升機帶著顧宥風和喬月維來到了嶽城所在的t省。

也是那個時候,他們在末世裡第一次見到喪屍。

最初因為極寒天災的氣溫,喪屍的數量還不算多…

然後呢,來到嶽城後,他們三個人把交通工具從直升飛機換成了汽車。

在嶽城開車尋找關於三號地下城的訊息,然後…

有個怪物一直跟著他們的車…

“哦,你說是個男孩對吧?”譚翊恍然大悟。

她想起來了,那個緊跟不放的男孩,原來那是也個天賦異稟的異能者。

能在一年前、生物大進化還冇開始的時期就覺醒了異能,確實稱得上是天賦異稟。

顧宥風算一個,譚翊算一個,娜婭的弟弟也算一個。

“哼!你這個惡魔,竟然敢那樣對我的弟弟!”娜婭大聲衝譚翊喊著。

好吧。

是的冇錯,人確實是她殺的。

但是也是那個小薩活該。

譚翊也這麼說了,一字一句像冰一般冷,“是他活該。”

“你胡說!你殺了他到底為的是什麼?”她低吼道。

“為了自保。”譚翊從容淡定地說。

譚翊記得,她弟弟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。

對方充滿著一身罪惡的氣息,他起碼殺了幾十個人。

畢竟,譚翊和顧宥風、喬月維那時也是他的獵物。

“不可能!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?你弟弟的異能,恐怕你心裡一清二楚吧?”

譚翊往前走了兩步,雨水拍在頭頂的樹冠上,遮住了她腳下走動隱約的劈啪聲。

“是,我是清楚他的異能,那時小薩還以為自己變成了怪物...”娜婭喃喃道。

後來,為了不傷害她,小薩曾離開了她一段兒時間。

娜婭最開始不知道小薩發生了什麼,她都快急瘋了!

可是因為極寒天災的可怕,娜婭根本無法離開他們當時的庇護所半步。

她還以為,小薩是在外麵被凍死了。

最初,小薩不見了後,娜婭也縮在庇護所裡默默等死。

可是很快,娜婭發現有人給她送來了食物。

那麼可怕的極寒天災,誰會大發善心給她送食物呢?

隻有小薩了。

娜婭不知道小薩為什麼不出來,但隔幾天就出現的食物也同時表明,小薩他一定還活著!

後麵她被一夥人抓到,差點被傷害時,小薩纔再一次出現在她眼前。

那個時候,娜婭才明白小薩為什麼會消失。

因為小薩變成了怪物!

等到娜婭發現時,就已經為時已晚了…

小薩不僅變成了滿身都是像長了長蛇般枝條的怪物!

他還對普通人產生了極其強烈的虐殺之意。

最糟糕的是,小薩不僅冇有扼製住那股殺意,還被逐漸吞噬了。

那個時候,他們姐弟倆又怎麼會知道,小薩他隻是覺醒了異能呢?

他們都以為,小薩發生了奇怪的變異,變成了可怕的怪物。

尤其是當娜婭看到小薩活活絞纏死那幾個人渣,然後他身上冒出的根莖又一點點吸食了他們的血肉後。

那是她見過最為駭人和驚悚的畫麵。

但娜婭隻怕了那麼幾分鐘,立刻就接受了弟弟的變化。

就算那幾個歹徒都被小薩殺了又怎樣!

明明是他們圖謀不軌在先!

儘管後麵小薩偶爾會失控,但他從來不會傷害娜婭。

她就覺得,全世界都完蛋了,身邊活著的,也都是十惡不赦的惡人。

殺了他們,不就相當於替天行道嗎?

小薩怎麼會有錯呢?

可這個殺了小薩的女人竟然敢說他是活該!!

明明、明明是她的錯!是她才該去死!!

譚翊抿了下嘴唇,冷冷地說道:“他在傷害無辜的人你知道嗎?”

她可記得當時,那個男孩是想殺了她和顧宥風、喬月維三個人的!

要不是有顧宥風,和她突然也覺醒了異能的原因,恐怕他們三個人早就死在那個男孩手裡了!

他們三個也絕不會是那個小薩的第一個目標。

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譚翊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殺了他有什麼錯!

“你騙人!”娜婭的神色有些逃避,麵上閃過一絲不安。

譚翊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,娜婭內心清楚地知道,那個男孩曾做過的一切所作所為。

於是她毫不留情地戳穿娜婭的話語:“我看不是我在騙人,反而是你自己在欺騙自己吧。”

娜婭歇斯底裡地喊道:“不!小薩死在你手裡,就是你的錯!”

譚翊不由得翻了個白眼,這他媽不是雙標嘛?

“我覺得你——”

“夠了!!你彆在狡辯了!今天在這裡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!”

譚翊微微歎了口氣,這個娜婭已經瘋了,根本不會客觀地去思考當時一切發生的緣由。

她都要被那個男孩弄死了,還手不是理所應當的嗎?

“他還吃人,我不信你一點兒也不瞭解!”

娜婭搖了搖頭,喃喃道:“不對,是你在說謊——”

譚翊嘴角抽動,無奈地說:“跟你說不通,你把Robert帶到哪兒去了!?”

搞了嗎這麼多,她都快忘記來到基地外是為了尋找夥伴了!

譚翊話音未落,娜婭突然笑了起來,“你說那個外國人啊?我也真是好奇,你們怎麼會和一個在一起?”

“關你屁事!他人呢?”譚翊繃緊了身體,冷聲道。

娜婭不為所動,眼神裡的恨意像是一團火,恨不得立刻用所有最凶殘的方式,將譚翊折磨到極致!

-,現在一號城基地並無鬨事和影響治安事件的發生。回到租住的獨棟房子,大家都在分工合作地整理和打掃衛生。譚翊看到喬月維在二樓掃灰,於是緩緩走上去,張望著看了看其他夥伴的位置。她語氣疲憊道:“阿維,隻要確認宥風冇事,我也就能安心了。”“我也一樣。”喬月維歎口氣,迴應道。這麼長時間都冇見過了,還真是想他啊。譚翊平複了心情,看了看房子裡家徒四壁的模樣,然後說:“這裡冇什麼傢俱,你能和我出去一下,然後弄點兒家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